成都园林绿化关于我们图

新闻分类

华西生态集团:接力“低碳”,发展可持续城乡生态

发布日期:2020-07-13 作者:华西生态 点击:

    编者按:日前,黄先友董事长接受了《产城》杂志专访,2020年6月刊进行了报道,现全文转载:


    导语:社会学家芒福德在《城市文化》中提到,“景观是一种文化资源”。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地标,生态景观对于人们未来的生活空间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

 

一直以来,生态与景观之间似乎存在一个悖论:生态是原始的,往往代表着杂乱、荒芜,而景观是为了满足人们美化生活的需求,更接近于艺术的方向,所以提倡生态便是与景观相背而行吗?这一问题还未得到确切回答,新的问题便接憧而至。随着环境问题日益严重,可持续发展成为新一代景观打造的目标,但要实现低能耗、可持续的生态景观,同时满足人们的审美需求,显然更非易事。

深耕于园林景观、生态环保及城市建设等领域的华西生态集团,秉承“道法自然”的建设理念,在国家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城市建设的进程中,率先用低碳技术打造景观工程。华西生态集团创始人黄先友表示:“生态并非完全放任景观自由生长,而是在遵循生态的原则上创造自然和谐且兼具美感的景观。这是一项更高难度的系统工程,一旦造就,其生命力经久不衰。”

 

以旧留旧,回归生态

    诞生于文化与生态并重的蜀派园林发源地——成都,华西生态集团先后完成了数百项大中型园林景观项目的规划、设计和施工,包括世界文化遗产青城山-都江堰“申遗”景观综合整治工程、九寨沟风景区环境综合整治工程、眉山市苏辙公园等标杆性项目。

作为“生态景观”理念的先行者,华西生态集团前身华西生态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在上个世纪末,主导世界文化遗产青城山-都江堰“申遗”景观综合整治工程项目的规划设计中,便植入了黄先友倡导的生态景观理念。黄先友表示:“整治过程中,我坚持反对人为景观化,坚持‘留旧护旧’的文化景观理念和‘原生植被恢复与培育’的生态景观理念。”通过青城山自然环境留住青城山的“道”,在护住了青城山的“青”的基础上,实现“水静都江堰、树优青城山”的目标。

    “生态景观说到底是恢复生物群落化,利用环境本身的生命力实现进一步的发展。”黄先友认为,这种思路不应只限于推进生态建设和环境修复,更应融入到城市规划建设中、市民的生活环境里,以实现优质的城市服务。

    在打造地产类清溪玫瑰园项目时,景观占地12万平方米,黄先友首次提出了“生态景观”、“人居养身”理念。按海绵城市要求,对该小区的生活废水进行了有机的分离和有效的回收利用。针对小区水体,做到垂水、挺水、沉水植物的完整和底栖动植物的多样化,在保证生态链完整的基础上,通过自然高差定期的循环流动,使水体一直处于活水状态。如今,在近20年的运营中,清溪玫瑰园项目的水质始终保持良好,最终使得该项目园林景观相较于传统园林景观整体管护费用减少了四分之三。

    在推进生态建设和环境修复方面,目前针对造成川西北高寒草地退化、沙化、水体流失的生态问题,华西生态集团正推进“综合打造川西北高寒草原生态共同体”课题,将从综合性、统筹性、整体性的维度对川西北高寒草地进行生态治理,以再现川西北高寒地区水草丰盛、湿地星罗棋布、溪水潺潺的美丽景色。


微信截图_20200706090016.jpg

 

“低碳”二重奏:技术与理念并重

    随着经济水平的提升和城镇化进程的不断推进,绿化已成为城市建设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被视为衡量综合实力的准绳之一。但很快,这项造福人民的生态建设项目,便暴露出景观寿命短、绿化浪费严重等问题。

    “这是进入了一个误区,很多人以为铺上草地、移植树木,提高了绿化程度便是做好了绿化景观。” 黄先友表示,这种绿化大多是“浅表绿化”,前期没有做好系统的规划,很难离开人工养护而自然存活,后期会带来高昂的维护成本,形成绿化建设中的巨大浪费。要解决这类问题,需从两方面着手,一是升级打造生态景观的相关技术,二是转变打造生态景观的理念。

    21世纪初,华西生态集团已开始着手研究生态景观的相关技术,混凝土草坪便是其研制的高科技专利产品之一。这种草坪在混凝土预制件或现浇时,根据不同项目所需的功能类型实现不同孔隙率,可在孔隙中植入ST植物添加剂和草种,在不改变混凝土硬度的前提下,就能达到与普通草坪一样的感官效果。该项成果创造了混凝土长草的奇迹,兼备绿地与硬地的双重功能,耐碾压、耐践踏、耐冲刷,可作为休闲运动、停车场地,也可用于道路护坡、河堤护堤,被生态园林专家称为绿地建设的一场革命。

    2003年,华西生态集团在与青白江区人民政府合作投资建设的全国第一个城市生态湿地公园——“华西生态城”中,探索出一系列水环境综合治理技术体系。“闭环式水环境综合治理技术体系是我们通过探索,把装置治理(砾间技术)和工程治理(生态系统构建)结合运用,构成了完整的闭环式水环境解决方案。” 黄先友表示,这促使我国的水环境治理从工厂化设备治理走向与工程治理相结合,不仅具有水质与水量调节作用,还能完成污水和污泥的一元化处理。技术升级的背后,则是生态景观打造理念转变带来的蝴蝶效应。黄先友认为,生态景观要实现长远发展、避免过多浪费,需坚持“低碳”。这种“低碳”不仅对技术上提出高要求,更是强调打造理念应多元、合理,达到四态合一,即形态、生态、文态、业态合一。譬如,针对矿山开发及自然灾害所造成的原有植被和生态环境的破坏,华西生态集团利用混凝土草坪技术对裸露山体进行植被修复,打造循环利用水体景观生态;新建滨水栈道、登山步道、景观石桥、观景平台,打造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山地生态公园形态;将垂直坡面改造为红军文化主题景墙,体现地方红色历史,传承红色基因文态;同时打造宁南旅游新景点业态,最终将废弃矿山打造成一个既有郁郁葱葱美景,又避免过多资源浪费的矿山公园。

 

业态植入,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6年黄先友受邀赶赴铜仁市,对铜仁全市的城乡统筹发展进行定位、策划、规划。这是一次将生态景观融入美丽乡村的建设,实现美丽乡村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完整实践。彼时,在提倡经济建设与文化建设协同发展的大环境下,生态景观如何助力美丽乡村建设,进而实现推动农村经济结构的调整,加快农村经济转型升级还是一道等待解答的难题。

在对铜仁现有资源及原生植被做了详细调查后,黄先友为铜仁地区确立了打造“全国生态高地、文化旅游圣地、人居福地”的战略发展定位,确立了5年500亿的城乡生态建设目标:“留下铜仁印象,树立铜仁形象,提升铜仁品格,助推产业转型,实现精准扶贫”。黄先友介绍,“我们制定了绿道、绿城、绿水、绿园、绿景、绿村的‘六绿联动’实施路径,通过对该区域的顶层设计,可实现绿产结合、绿建融合、绿旅配合的‘多规合一’顶层设计理念以及生态美与百姓富的有机统一。”

    因此,铜仁全域“六绿”建设多采用铜仁本土树种,易种、易活、易管,减少外来树种带来的栽种成本和对生态的破坏。在栽种过程中顺应地形地势,减少了开挖等作业,避免水土流失。同时,在整地、施工中注重保护和结合周边环境,使绿化在不同环境中发挥不同的作用和效益,譬如在丘陵地带种上脱骨李,既美化环境,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又为当地打造了水果产业,实现经济发展。

铜仁之行,并不是华西生态集团尝试城乡生态可持续发展的第一例。早在2008年,黄先友便受四川省宁南县委县政府邀请,对该县的城乡发展和建设进行了统筹策划与规划。黄先友表示,在做顶层设计时,保留了县城旧城,将其规划为县城旧址博物馆,只对其进行功能化改造和风貌改造,以提高原有居民的生活品质,实现该县以民为本的社会诉求;对县城南部扩展,进行道路、广场、绿地等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拓展城市发展空间,提升地价、引进产业,从而实现该县的经济诉求;对北部的烈士陵园进行红色文化植入和景观提升打造,将其建设成红色文化主题公园和爱国主义教育窗口,以实现该县的政治诉求。

    此后的五年时间里,华西生态集团全力介入了该县城乡建设和一系列重点项目的打造,助力该县实现从国家级贫困县到国家小康县的飞跃,由一个偏远破旧的小县城蜕变成为攀西地区最漂亮的明星县城。

    “这个项目能成功是因为坚持了乡村产业振兴、城镇规划建设、生态园林景观工程的‘多规合一’顶层设计理念,力求做到主观诉求与客观条件的最大交集,最终实现‘生态、业态、形态、文态’四态合一的可持续发展城乡生态模式。”黄先友表示,未来华西生态集团将继续立足环保,专注创新,向生态全产业链集成服务商迈进,打造生态行业领军品牌。

微信截图_20200706090036.jpg


本文网址:http://www.cd-hxst.com/news/556.html

关键词:产城,低碳技术

最近浏览:

欢迎给我们留言